关注白调元城网微博:
首页 - 国外 - 正文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2019-09-11 15:3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385次
标签:a

望眼欲穿地盼望成绩公布,真到了那天,我却不敢打开网页。手心汗涔涔地握着手机,给几个这次参加公考的同学都打了电话,大家全都是名落孙山。我心里沉甸甸的:真是很难考啊!同时,又如释重负:大家都没考上,我考不上也不算难堪吧?

李建对我百般呵护,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忙里偷闲时,大家总开我俩的玩笑。我不恼火,心里还觉甜滋滋的,我喜欢上了这个才华横溢的男生。

我在观众的惊呼中,攀上冬湄用腿撑起的高高的铁圈,越过人群,透过剧场后面的落地玻璃,望见了海面的大型激光音乐会。

再一次经历全封闭面试培训,结果,李建面试居然被第二名反超,而我,根本没有反超的运气。

放下了分数上的担忧,我的心依然吊在喉咙口,越是临近面试越是紧张。有一回我做了个噩梦:拿着准考证奔来跑去,怎么也找不着我的考场入口。大哭着醒来,居然急出满头大汗,我对惊醒的李健说:“我真的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1893年4月30日晚,雨点敲击着窗台,芝加哥各家晨报的编辑正在为周一这期的报纸头条准备大胆而夸张的标题,将在明早逐一刊登。自从1871年芝加哥火灾以来,还没有哪次单独的事件能令市里各家报社如此激动。不过,还有更多的日常工作需要完成。排字工将报纸内页的分类广告、个人启事及其他广告一一安排好:他们要登出一则小小的告示,宣告一家新旅馆即将开张——显然又是一家为了迎接慕世博会之名而来的游客匆匆修建的旅馆。但至少这家旅馆看起来位置不错,它位于恩格尔伍德六十三街与华莱士街街口,从世博会六十三街的入口处搭乘新建的“l巷"高架列车可以很快就到。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参加过6次面试的“千年老二”林哥给我们讲起了往年见闻:某年一个笔试倒数第一的考生“贼他妈幸运”,“面试那天,同岗第一名因为极度紧张刚进考场就晕倒了,第二名也紧张兮兮,居然在自我介绍环节直接报出姓名,违规了,不得分(

白城曾将人们吸引到这里来,并保护他们;现在黑城在欢迎他们回去,在冬季来临前夕,到处充斥着脏污、饥饿和暴力。

励志的话好出口,心里的弯却一时拐不过来。我心灰意懒,蛋糕店也管得不用心。因为屡屡请假应考,老板强忍着一直迁就我,见我们店里营业额下降,就开始在巡查时摆臭脸。同事们也嘲笑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一气之下,我辞职了。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言毕,阿d叹了口气。这个亏是吃定了,至于他的那些会费,自然也是“肉包打狗,有去无回”。

我一般没课就去健身,也算是“错峰出行”,可即便如此也还是经常要排队。我每天会在健身房耗上一两个小时,增肌、力量训练为主,有氧训练为辅。当然,这种强度的训练配合私教更好,但囊中羞涩,着实难负担300元一节的私教课。

等到了2019年,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有的团在改制后破茧重生,有的团在改制后走向了解散。而我们的杂技团,此时能上台担负节目的编制内演员已不足10人。

可转念一想,才299的年费,自然会混入贪图小便宜和新鲜感却缺乏公德心的低素质会员。

本文选自南海出版公司《白城恶魔》,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已获得授权。

我心急如焚,觉得自己之前那些功夫都白练了。那段时间,每次看到跟着教练练习的同学,我都会无比羡慕,仿佛自己这就低人一等了,连说话做事都处处显示出卑微的姿态。

有职业道德的教练,一般是会规避跟会员之间不必要的肢体接触,大多数情况下,有经验的教练凭肉眼便可以看出你的运动轨迹、发力是否正确,肢体接触很可能被会员控告性骚扰,尤其是异性之间。

1893年7月4日那天,霍姆斯又带着威廉姆斯姐妹去看了世博会晚上9点的烟花表演,回到莱特伍德大道一二二〇号楼上的公寓,霍姆斯又向姐妹俩提出了一个慷慨得出奇的邀请。

后来练习时,杨晓把我甩下来的次数就更多了,有时是底座男生突然把他正扛着的杆丢了,还一边龇牙咧嘴叫到:“哎哟,哎呀!实在扛不起啊,太重咯!”杨晓也在一边附和:“是哦!太重了,咋个举都举不起!”

“那可不,这家伙可流氓了。上次我见到一个小姐姐在练肩推,人家动作挺标准的。嘿,他倒好,屁颠屁颠凑过去非要手把手教学。我再一看,这家伙教的动作还不如小姐姐自己练得标准,无非就是想摸人家。”

李建说:“你有财运,要干就干大生意!我早替你考虑了,挣小孩子的钱最容易,开个‘婴幼之家'怎么样?学龄前婴幼儿吃穿玩学一站式服务,保证赚钱!”

没有节目练就没有依托,就上不了台,就会被人瞧不起,等毕业汇演的时候,家长们都会坐在台下仰着脖子找自己的孩子,如果台上没有我,我怎么与父母交代。

我哀声长叹:“唉!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再也不考公务员了!”

那时我和同寝室的倪虹晚上都用便罐,早晨再一起提着罐子穿过站满刷牙洗脸的人的走廊,去厕所刷洗。两人结伴不会显得那么难为情,我们也就此结下了更为亲密的情谊。

我们就像正式演出那样,每天都会合着音乐和灯光,一遍接一遍地排练。我和“底座”冬湄的“蹬技造型”经历了蹬板凳、蹬楠竹梯子,最终才确定下来是蹬铁圈。每换一样道具,都要重头开始。眼看别人一点点跑到前面,我和冬湄都着急。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恐慌开始了,一如往常。霍姆斯想象着安妮蜷缩在角落里的样子。如果他想的话,可以冲到门旁,将门打开,将她搂在怀里,为她差点遭遇悲剧而陪她一起哭泣。在最后一分钟,最后几秒钟,他都可以这么做。他本可以这么做的。

就在我下定决心、宁愿去打工也要离开舞台的时候,杂技团的会计岗位空缺了。团领导同意试用一个月,但要求我必须拿到会计证。

我和阿d新去的健身房也被当地另一家实力更强的健身企业收购了,失去了争夺当地健身房“一哥”的机会。从此,小城的健身行业进入了“一家独大”的阶段。

我窃喜:如果算卦灵验,我真要嫁给“着装”的,他考不上这个工作,正说明我俩有缘。

我问他那些面试培训机构哪个能靠谱一点儿,他说:“如果我考了第一名,我一定去省城那种‘包过班’。我师兄学过一个,据说师资不错,确实保证了他顺利过关。虽然学费高达6万6,值啊!”

一天训练的时候,阿d走过来悄咪咪地和我说:“你看那个教练,贼恶心。”

--- 新加坡航空论坛
标签:a

国外头条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白调元城网立场无关。白调元城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白调元城网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