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白调元城网微博:
首页 - 国内 - 正文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2019-09-11 16:3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882次
标签:a

我鼓励她:“你第一次参考就有这么高的成绩,很了不起了。下次肯定成功!”

我一般没课就去健身,也算是“错峰出行”,可即便如此也还是经常要排队。我每天会在健身房耗上一两个小时,增肌、力量训练为主,有氧训练为辅。当然,这种强度的训练配合私教更好,但囊中羞涩,着实难负担300元一节的私教课。

这样的训练氛围,在此前的健身房里从没有过。久而久之,我越发喜欢这家充满人情味的健身房了。此前那家的健身卡,几乎就作废了。

话是这么说,包括阿d、凯文和我在内,一些会员已经开始考虑去别家了。毕竟,冬天没有热水澡洗,简直就是折磨。

我和阿d这才反应过来,视频里这家健身房就是“力量plus”。我赶紧联系了小斌,坐实了我们的推断。

头名退了下来,在一段时间内常居第二的物理学类自然就顶上,成了榜首。

“怎么可能呢?”我妈不相信。我的样子,让她不得不信,又问:“会不会答题卡涂串了?”

从6月底开始,健身房的人少了一些,我心想,些许是临近学校期末的缘故。

2015年下半年的国考,再次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学习后,报考统计局的李建以笔试第二进入面试,我却连第三的名次都没保住,直接被淘汰。

1893年7月4日那天,霍姆斯又带着威廉姆斯姐妹去看了世博会晚上9点的烟花表演,回到莱特伍德大道一二二〇号楼上的公寓,霍姆斯又向姐妹俩提出了一个慷慨得出奇的邀请。

我想起自己刚进艺校时,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要我们说出各自的志向,不知怎么我就说了一句,“我要刻苦练功,争取出国演出,为国争光。”

我最后一次见到李教练是在11月末,我坐在休息区,看见他从办公室走出来。我很好奇:“你不是说要离开这里了么?”——一周前,与他的闲聊时就得知他要离开这里,另谋出路。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愿意上文化课,毕竟只要不练功,就都是好的。况且每周只有一节语文一节数学,这是多么宝贵的时间。

“签协议的,保证退费。你想啊,一个班9人,每人3万8,加起来就是34万多,要大半年以后才退,这大半年理财收益差不多就够办班支出吧?9个人中就算考上1个,3万8,10天的收入,可观吧?何况,以往他们每班最少也考上两人。”李建掰开揉碎给我讲解了一番。

不多久,巡警开始有规律地巡街,每次经过药店门口都会按照规定稍作停留,和这位年轻而和气的老板聊几句。巡警们还会定期漫步到街对面查看一下这栋新建筑的施工。

这个生我养我的边陲小城,冬天永远比夏天长,工资涨幅永远低于物价涨速,无论去什么地方总能遇见熟人,公务员永远是一等工作,事业编次之。几乎每个回到老家的大学生,都要汇入公考大军。

经济学类和金融类专业、新闻传播类专业和一些语言类专业,也是文科热门专业的常客。

我妈犹犹豫豫:“我就是给你问前程去的,他说……他说你没有当公务员的命,说你经商会很成功。你不听我劝坚持考试,我怕告诉你你也不信邪,反倒给你添堵。”

在旅馆里,化学品的味道像大气潮一样时涨时落。有一些日子,走廊里成天弥漫着一股腐蚀性的味道,好像清洁剂使用过头了,而另一些日子则飘着含银药物的味道,仿佛大楼某处有一位牙医,正在对病患进行深度麻醉。大楼的煤气管道似乎也有问题,因为时不时会有没燃尽的煤油味飘在走廊里。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那天,我练完倒立,提着体操鞋、顶着晕沉沉的脑袋跑到一楼,看见嘉佑教练在不远处,便拖了一张海绵垫子放在练功场门口,一个人努力转着。当时,嘉佑教练已经有一段时间不管这个节目了,也不再教我们新动作,可我没有别的节目,只能怀着一线希望,想教练看我这么勤奋,会不会重新把这个节目再管起来。

“姐姐、霍姆斯和我明天将前往密尔沃基,接着经由圣劳伦斯河前往缅因州。我们会待两周,然后继续前往纽约。霍姆斯认为我很有天赋,他希望我能在各处考察一下艺术院校的情况。然后我们会乘船去德国,途经伦敦和巴黎。如果我喜欢,将留下来学习艺术。霍姆斯说,你再也不用为我操心了,不论是财务上还是其他方面,他和姐姐都会照顾我。”

细想之下,的确如此,工作人员也就在顾客意见多了时,才加了几次润滑油,仅此而已。

“没事,百来块的事。” 我只能尴尬笑了笑,但心里确实有些许不舒服——之前销售不是说会涨价,这咋还降了?

他其实是有钱还债的。霍姆斯通过药店和其他生意赚了二十万美元,当然其中大部分是靠欺诈赚来的。他一直充满魅力,为人热忱,不过有时这些品质也无法令他的生意伙伴放心。

我倒吸一口凉气:六六大顺,我顺得起吗?就算我交得起学费,以我倒数第一的成绩,人家也不能收我。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愿意上文化课,毕竟只要不练功,就都是好的。况且每周只有一节语文一节数学,这是多么宝贵的时间。

也许我的祈求感动了上苍,李建笔试、面试均为第一,由无编制的报社记者变身为公务员。

那天,我练完倒立,提着体操鞋、顶着晕沉沉的脑袋跑到一楼,看见嘉佑教练在不远处,便拖了一张海绵垫子放在练功场门口,一个人努力转着。当时,嘉佑教练已经有一段时间不管这个节目了,也不再教我们新动作,可我没有别的节目,只能怀着一线希望,想教练看我这么勤奋,会不会重新把这个节目再管起来。

入校那晚,妈妈在寝室里为我冲奶粉,我坐在床边呼吸着新的开水瓶木塞的味道,焦灼地等待着集体生活的第一晚。寝室不大,住了8个人,床与床之间只有摆放两个床头柜的距离。

--- 重庆华龙网进入官网
标签:a

国内头条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白调元城网立场无关。白调元城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白调元城网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