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白调元城网微博:
首页 - 时政 - 正文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2019-09-11 16:3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49次
标签:a

米妮被霍姆斯称为“完美的猎物”。几年前,霍姆斯在波士顿某次停留期间遇到了米妮,那时候霍姆斯就想过“捕获”她,但距离太远了,时机很差。后来米妮搬来了芝加哥,霍姆斯顺势将米妮哄骗来了旅馆。

2018年7月,阿d说一家连锁的健身房出年卡,价格实惠,我们果断入手。之后我便很少去“力量plus”了,只是偶尔过去与没“转会”的朋友们约练一下。

举个例子,假如某年某省高考状元报考一间综合性高校的医学院,会极大提高该校医学类专业当年平均分,但实际情况可能是计划招收10人,15人报考;同一高校金融学专业计划招收10人,20人报考。

1886年8月的一个早晨,热气正像小孩发烧一般从街面上冒起,一个自称h.h.霍姆斯的男人走入了芝加哥的某座火车站。

这样的训练氛围,在此前的健身房里从没有过。久而久之,我越发喜欢这家充满人情味的健身房了。此前那家的健身卡,几乎就作废了。

学校食堂是一个临时搭建的红砖房,厨房和餐厅之间的两扇木窗只在打饭的时候才敞开,食堂里三位炊事员每天都恶狠狠地在小窗里大声骂那些吃了一碗再要一碗的男生,再发着火把菜勺扣在菜盆里梆梆作响。我从来没去添过第二碗。

健身房的销售见我俩在附近晃悠,就凑过来问我们有没有意向办卡:“我们这家场馆有3层,搏击区在7楼,健身区在8楼,还有舞蹈房、单车室在9楼。”

饭常吃不饱,零食就凸显出了它的重要性,可零食一多,老鼠就来了,它们在我们寝室的夹壁里做窝,常常在一间寝室被盗的瓜子花生,隔天会在另一间寝室的鼠洞中露出踪迹,整个寝室都弥漫着老鼠的味道。

我咬牙切齿:“不行,我非考不可。连面试都进不去,我对得起这一路的‘出类拔萃’吗?”

今年年初,之前“优围健身”所在的大楼又新开了一家“搏击健身馆”,看起来也没什么人去,大抵是上次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深深影响了我们学生族;当地一家健身会所租下了“力量plus”原先承租的地方,并且承诺赠送一张健身季卡给之前的会员,我本以为是原地址场馆的季卡,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他们旗下两家分店的,位置很偏僻。

9月,我和李建又参加了国考,这是我第五次出征,是他的第六次。关于未来爱人 “着装”的卦象,我依旧对他守口如瓶,他却鬼使神差一般,挑挑拣拣,最终选择了铁路公安。

这样的训练氛围,在此前的健身房里从没有过。久而久之,我越发喜欢这家充满人情味的健身房了。此前那家的健身卡,几乎就作废了。

健身房的人流量日益增大,除了学生,还有许多中年人来锻炼。每逢下班时间,场馆里的健身区、舞蹈区、单车房都是爆满。哪怕是上班时间,也有不少阿姨过来练瑜伽、跑步。

米妮被霍姆斯称为“完美的猎物”。几年前,霍姆斯在波士顿某次停留期间遇到了米妮,那时候霍姆斯就想过“捕获”她,但距离太远了,时机很差。后来米妮搬来了芝加哥,霍姆斯顺势将米妮哄骗来了旅馆。

李建为了活跃气氛,举杯笑道:“当然不会放弃。哪怕是铩羽而归,我们也是有收获的。起码我在这个班里收获了学识和经验,收获了友谊……”他瞥了我一眼,像下定了很大决心,“和爱情!”

刚刚“官”位加身,手机qq就弹出《2015年公务员省考报名通知》,我的心立即狂跳起来,卖蛋糕的热情瞬间灰飞烟灭——是金子,就该经得起千淘万漉,焉能一次被筛掉就勇气尽失?

在大楼第一层剩下的几间店铺里,霍姆斯安排了好几项不同的生意,包括一间理发店和一个饭店。在城市电话簿上,霍姆斯的地址上还列着一位名为亨利?d?曼的医生的办公室,这大概是霍姆斯的有一个假名。这个地址还列着一家“华纳玻璃加工公司”,显然是霍姆斯成立的,他打算进军一个突然崛起的新兴行业——大型玻璃板制造和塑形。市场目前对这一行的需求量很大。

14号,我和那个第二名的小姑娘一同候考,她笑着打招呼:“姐,我到底还是学了个‘协议班’,我妈说反正能退费,为下半年的国考备战。”

首先,米妮和霍姆斯带着她参观了芝加哥。这座城市里的摩天大楼和豪华住宅令她感到震撼,但是这里弥漫的烟尘和黑暗以及一直消散不去的腐烂的垃圾味儿让她十分反感。霍姆斯带着两姐妹去了联合牲口中心,然后一位导游领他们参观了屠宰场的中心地带。导游提醒他们注意脚下,以防在血水中滑倒。

这些事儿,李建一直用作游说我考公的理由,但我真的是怕了。没日没夜的苦学我尚能忍受,难以承受的是一次次心怀希望再经历绝望,简直犹如炼狱。

但这此前一些花了1888块办年卡的会员纷纷来讨要说法,一时间大厅乌烟瘴气。这件事健身房做得不地道,但我也不方便细问,至于最后双方是不欢而散还是和平解决,无从知晓。

我们自然不想理会他天花乱坠的说辞,还是希望眼见为实。来到前台,简单登记后我便告知销售自己是个有经验的训练者,不需要他或者教练的陪同。他笑了笑,让我自己体验完,有需要再找他。

两年前我入职不久,恰逢国庆节社区文艺汇演。我身兼编剧、导演、演员,区市两级领导受邀观看演出,盛装的我站在台上主持节目,看见下面的领导交头接耳,掌声热烈喝彩不断。演出结束,区委宣传部领导问我是否愿意借调到宣传部工作,错愕之中未及反应,社区书记抢先回答:“领导,我们社区好不容易来个人才,别给我们抢走了!”

基于更大范围专业热度及应届生月薪的简单回归结果表明,无论是文科还是理科,专业热度与薪酬专业存在明显的关系,专业越热门,应届生薪酬越高,180个理科专业样本中两者标准化回归系数为0.2773,98个文科专业样本中标准化回归系数为0.3032。

2015年7月,我从东北一所师范大学的英语系毕业,回到老家所在的“十八线小城”。我也很想奔向远方,但我爸在我高三时因肝癌离世,我不忍把妈妈一个人扔在老家。

标准分能让人更容易理解一个专业的热门程度:以标准分 = 0代表中等热度,标准分 > 0可以视为热门专业,数值越大,热度越高。

我心急如焚,觉得自己之前那些功夫都白练了。那段时间,每次看到跟着教练练习的同学,我都会无比羡慕,仿佛自己这就低人一等了,连说话做事都处处显示出卑微的姿态。

遗憾的是,为了与巴黎1889年落成的埃菲尔铁塔一较高下的芝加哥费里斯摩天轮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但7月4日会有一场烟花表演。大家都十分期待,认为这是芝加哥有史以来最盛大的一场烟花表演。

我年龄小,身材苗条,倪虹和我一样。从进杂技班的那天起,我就时常听见教练们议论,说我和倪虹最适合练“尖子”,我后来才知道,“尖子”就是表演高空节目的演员。

封闭培训结束那天,9个人聚餐庆祝“解放”,又一次猜测谁能顺利“翻盘”,“模考”次次第一的李建被认为希望最大,大家纷纷跟他碰杯叮嘱“苟富贵,勿相忘”,然后又来碰我的杯,说是“夫贵妻荣”。

女性们觉得这个旅馆相当沉闷,特别是在晚上,不过一位英俊并显然十分富有的老板有助于消除一些荒凉感。霍姆斯温暖而富有魅力,并且十分健谈,会带着一种亲切感触摸她们,这种行为在老家也许会被视为一种冒犯,不过在芝加哥这个新世界里似乎无伤大雅——仅仅是这些女性开启的探险之旅的另一个方面罢了。如果探险之旅没有让你感到一丝危险,那又有什么意义?

2019年3月的一天,李建请我吃饭,说要送给我一个大惊喜。结果,我一再追讨惊喜时,他出示手机,居然是省考报名成功的截屏,他替我选了一个偏远乡镇的镇政府,说报名的人少,好考。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 重庆华龙网进入首页
标签:a

时政头条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白调元城网立场无关。白调元城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白调元城网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